04年皇家马德里队歌:弘扬浙西南革命精神|《考验》诵读:张秋阳

2019-06-04 16:20:55 来源:网络 
点击:
\
    1935年秋天,红军挺进师从遂昌王村口向龙泉县挺进的前夕,王村口的贫苦农民、赤卫队员陈顺福,找到师政治部主任黄富武,一股劲地要求参加红军。
     “小鬼,你几岁了?好象在哪里见过??!”黄主任一面亲热地问,一面打量着他。这年青人个子不高,却长得很结实,满头的黑发,圆圆的脸庞上还带着天真的稚气,凤尾般弯曲的眉毛下,忽闪着一双明亮的眼睛?;浦魅我豢?,便有了几分喜欢。
       陈顺福答道;“我都快十六了。有一次,你给我们赤卫队员作报告,我见过你。”
      “你要求当红军?小鬼。你可知道红军是干什么的?”
      “我在赤卫队里学习过,也见到过,红军就是:打土豪、分田地,建立苏维埃,还有,还有打白狗子!我说得对不对呀?”
      “大致上对,不全面!不过……”黄主任稍停了一下,然后认真地说:“我告诉你,当红军是很艰苦的呀。地当草席天当被,无盐无菜吃糙米;行军打仗半夜走,浪迹天涯不泄气;……这一切,你吃得消吗?再说,你人还没有枪高,叫你当个什么兵呢?”
      “首长,你别看我个子小,我能当个通讯员。”他边说边用双手摆弄着自己那长不长、短不短的旧衣服,那双明亮的眼睛里迸射着期待的光芒。
      “当通讯员那更不容易呀,小鬼!他是首长的耳目,要机智勇敢、胆大心细,还要有两条登山爬岭的飞毛腿哩。也罢,看你一片诚心,你暂且在这里住几天,让我考一考你。及格了,你就参加红军;不及格就继续当赤卫队员,好吗?”
      “好!小学我也读过几天,考就考吧!可是什么时间考呀?”陈顺福眨眨双眼探询着。
     黄主任摸了摸他的头,笑笑后只是说:“你耐心等着吧!
      一天下午,黄主任忽然把陈顺福叫到面前,亲热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先问了一些别的,然后,严肃地说道:“小陈同志,今晚有个重要而紧急的任务,要你独自一个人出去执行,怎么样,敢去吗?”
      “首长,是叫我外出送信,还是叫我站岗放哨?听你的指挥。”
       黄主任说:“晚饭你吃吃饱一些,然后睡一觉,半夜十二点,你来我这里接受任务。要保密,不许告诉别人。”
      听了这话,小陈的心潮象雨后山涧的溪水奔腾开了,既兴奋又紧张。他想了想,管它,吃饱睡一觉再说。
\
       到时,黄主任交给他一把用绿纸蒙了镜面的手电筒,要他在两小时以内,向西南山路步行十里,找到三岔道上的破凉亭。任务是:取回那破凉亭后面石头堆里的一个半红半白的包袱。并在路上不准打亮手电筒。
       “这包袱里是什么呀?”小陈满心疑惑地轻轻问道。
       “是宝贝!你甭问,到时就知道!”黄主任一本正经地说。
       出发时,天突然下起秋雨,室外一片漆黑;秋风掠过,落叶片片。小陈鼓足勇气,踏着崎岖的山路,投进了茫茫黑夜。四野静悄悄的,只有几只秋虫在唧鸣,一条涧水在叮咚。好在小陈是个年青人,屁股上有三把旺火,他什么也不想,只是一股劲地朝前冲,说也怪,十里山路没多长时间就走过去了。
       在三岔道口上,小陈摸到一个断垣残壁的破凉亭。啊呀!总算找到了,他心里是多么的高兴。这时,一阵大风象把巨大的铁扫帚,从破凉亭两旁穿过,吹得芒杆败叶沙沙作响;四周茫茫的大山,也似乎在大风中不住地摇摇晃晃;一只不知名的鸟在“咕咚咚、咕咚咚”地怪叫着。这一切使陈顺福连连打了几个寒颤。
       他摸到墙脚下,按亮手电筒一看,果然有一堆石头高高地隆起,活象一个石馒头。他用手一块一块地搬开一看,嘿!石头堆中真有一个白里透红的包袱。他用手提了一下,足有七八斤重。此际,他不禁半信半疑地自忖道:“首长说这里面包着宝贝,红军穿的都是粗布衣和稻草鞋,一天两餐有时还断粮,哪有什么宝贝放在这样的地方呢?我倒要解开看个究竟,到底是啥稀奇古怪的东西,省得木头人过河——摸不着底。”
       他怀着这一好奇心,按亮手电筒,解开了包袱。“??!我的天!”他惊叫了一声。不看犹可,一看,真是吓死了。原来包着的是一颗血肉模糊的人头。这下他手脚都发麻,头发汗毛直竖.连牙齿都情不自禁地打起架来了!好半晌,他才稳定了神。举目四望,好象附近层层山峦的黑影在加紧地盘旋移动;凉亭旁边那棵半死不活的老树也在张牙舞爪,露出一副怪相;那唰唰响动着的芒杆丛中,仿佛有个无头的鬼,露出半截身体,在大声喊道:“还我头来!还我头来!”他惊出了一身冷汗,急急忙忙地把人头包好,拔腿就跑。
      一路上,小陈那里是在走,简直是在飞奔!他总觉得有一个无头的鬼,在背后紧紧地追赶他;又似乎包袱里的头在呲牙咧嘴、瞪眼吹胡。虽然他不断地拍拍自己的胸膛,但还是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恐惧心理。
       他一面气喘吁吁地跑着,一面自言自语地给自己壮胆子:“这死人的头就似一块石头,毫无知觉了。屁!怕它干什么?一个毛芋头样的东西都要怕,胆子小的象一粒粟米,还能上阵杀敌吗?怪不得黄主任不肯收留我。”他想起自己方才的那一副窘态,感到惭愧极了,于是又不断地咒骂自己胆小无能。他就这样跑着想着,一口气跑回了驻地。
      小陈走进师部一看,一盏小油灯还亮着,黄主任正坐在桌边等着他呢。
      “回来了,小鬼!完成任务了吧?”黄主任站起身迎上来,关切地问。
      “嗯!”小陈擦着汗,急忙把衣服解开,脱去。这才开口讲话:
      “首长,把一个人头放在包袱里干什么?看去眼珠好象还会转动呢!”
       黄主任笑了:“你害怕吗?”
     “说实话,开始有点怕,现在不怕了!”说罢,陈顺福指了指包袱,问道:“首长,这是什么人的脑袋???”
       黄主任踱起步来,他右手抚摸着长满络腮胡子的下巴,双眼似乎冒出了火。他启动着整齐洁白的牙齿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这是龙泉县八都镇一个地主的狗头!当地人叫他‘霸山天’。今年春天,他趁我部队离开八都进军遂昌的时候,亲自到福建带来敌军,杀害了我们的区委书记老钟同志;又在一天之内残杀了群众数十人。有一家掩护过红军伤员的老乡,八口人统统被他杀死在天井里,鲜血淹没了遗体,还三天不准收尸。如今我军二纵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新占领了八都镇,这家伙措手不及,被当地赤卫队员抓住碎尸万段,割了他的狗头送来师部。我叫人放在那里,今夜叫你去取回。——这就是对你的考验呀,陈顺福同志。”
      “那么我考得及格吗?首长。”小陈耽心地问。
      “及格!希望你入伍以后,好好向老同志学习。你就在我们师部直属队里当通讯员。现在马上去睡觉,明天还有别的任务哩。”黄主任说着又习惯地拍了拍小陈的肩膀。
       小陈高兴地离开了师部。他躺在床上,想想过去,想想今天,又想想将来,不知是激动还是兴奋,他久久不能入眠。
 
\
【朗读者简介】张秋阳,遂昌广播电视台主持人,从事播音主持工作多年,热爱旅行、表演、朗诵、发呆,不喜欢热闹的他,希望能用心底的声音带给大家更多安静的美好。



 
丽水综合广播FM94

皇家马德里赛程 www.0vpe.biz 《一起朗读》

首播时间:17:00-17:30
重播时间:21:00-21:30
FM88.3绿色之声
播出时间:07:00-07:30
     内容涵盖原创作品深情诵读,诗歌散文、抒情短文、经典电影对白片段等。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。欢迎大家投稿参与!

相关热词搜索:一起朗读
更多>>

论坛热贴

头条推荐

更多

娱乐

关于我们 | 广告发布 | 联系我们 | 隐私条款 | 免责声明 | 技术支持 | 版权声明 | 编辑信箱

花花公子试玩 澳洲幸运8走势 北京pk10官方开奖视频 经典老虎机APP 彩票河南快3开奖结果 足球北京单场开奖结果 奥林帕斯山的传说电子游艺 河北快三开奖 黄金工厂电子 巫婆大财彩金